打开APP
小贴士
2步打开 媒体云APP
  • 点击右上角“…” 按钮
  • 使用浏览器/Safari打开

夜读丨中国核辐射受害第一人:他生不如死的23年,给所有人提了一个醒

2021-06-01 22:21  阅读:3265 

01

神秘手链

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悲惨故事。

25年前,宋学文19岁。

他在路上捡到一条钥匙链,揣到裤兜里。

当天开始头晕、恶心、住院,第二天医生下令截肢,先后截去双腿和单手。

右手也只剩一个手指头。

往后余生,他一直在与病痛和死亡搏斗,最后仍然被击倒。

临终前,宋学文的内脏已经完全烂掉。

……

事情要从1996年1月5日说起。

吉林,大雪。

早上7点半,宋学文如常去工地上班。

途中,在雪地中见到一条黑色的链子。

宋学文弯下腰捡起链子,大声问来往人群:

“哎,你们谁丢了这条钥匙链?”

无人认领。

他把这条“钥匙链”放到左边裤袋,去了工地。

在工地没多久,宋学文开始头晕恶心。

宋学文以为自己感冒了,停工休息。

不适越发严重。

嗜睡、呕吐。

中午,他回到单位宿舍休息。

到下午5、6点,宋学文整个人像被抽光了力气,开始虚脱。

并出现了精神恍惚。

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从宿舍六楼爬到了五楼的值班室。

“马上给领导打电话,我重感冒实在受不了了。我要去医院。”

很快,单位领导赶到,温言安慰,并批了他的假,转身要走。

突然,领导似乎想到了什么,回头问宋学文:

“你在工地上有没有捡到球啊,链啊之类的小东西?”

宋学文浑身无力,恍惚着说道:

“我早上好像捡到了一条钥匙链,还在我裤袋里。”

领导大吃一惊:

“赶紧离开这屋!”

02

只剩右手

原来,这条链子,有人已经秘密找了一整夜!

头天放工时,集团技术人员操作失误,不慎遗失。

整夜寻找未果后,害怕担责,隐瞒未报。

它不是一条普通钥匙链,它的成分是铱-192,一种强放射性金属。

主要用于探照工业和医学用途。

保存得当,一般不会对环境和人体有影响。

可一旦暴露,就会对环境造成强烈的核辐射。

如果被人体接触,后果无法想象。

而到当时,宋学文已经与它近距离接触了10多个小时!

1月6日晚,宋学文被连夜送到北京307医院。

当时,宋学文的双腿弯曲,表面布满水泡,疼痛不已。

白细胞数量也急剧下降。

医生当即通知准备截肢,否则性命难保。

宋学文苦苦哀求:

“医生,能保就帮我保住吧,毕竟我还年轻。”

医生告诉他,经检测,他放链子的右腿,受辐射量达到3737戈瑞。

而正常人的健康承受度,最大是1戈瑞。(戈瑞:Gray,测算核辐射能量吸收的国际计量单位。)

他的四肢,在这种急性重度辐射下,已经完全丧失了生理意义。

不截肢,情况会加速恶化。

他被迫截去左腿和左臂。

从一个阳光小伙,变成一个残疾人。

宋学文内心崩塌了,犹如坠入无底深渊。

图源:非常接触

他曾在自传小说《生死链》里写道:

“仿佛是在昨天,我还背着书包,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。

我的脚还在肆意地踢着路上的石子,或者摘下一朵小花,放在嘴边肆意吼叫着,将藏在里面的小虫吓得四散而逃......

仿佛是在昨天,为了公司的春季越野会,我迈着轻松的脚步,跑在晨曦笼罩的山路上,偶尔自然地抬起手,擦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滴.....

可是现在,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......我强忍着泪,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告诉自己,这是事实。”

第二年,他的右腿被截。

剩下的右手也被截去了四根手指。

被截肢后的宋学文经常忍受着术后的痛苦。

他没有截尽的右侧大腿根部烂了一个洞,久久不能愈合。

医生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给他清理伤口。

宋学文的右手摁在沙发里,几乎痛得变了形。

两年里,他经历了大大小小7次手术。

身上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。

图源:非常接触

这条链子,就像一根魔法棒。

把宋学文的人生割裂开来,并将他推入地狱之门。

03

奇妙姻缘

从医院回来后的宋学文,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
偶尔拉开窗帘看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“我就像一只软体动物,缩在自己的壳里。“

低落。

沮丧。

宋学文浸淫在负面情绪里,难以自拔。

他甚至想到了自杀。

母亲看着儿子日益颓靡,给他的房间安了一部电话。

这部电话,就像一扇窗户,打开了宋文学的世界。

他曾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师问好。

可还没说完,老师就哭了。

原来老师早就知道了宋学文的经历。

宋学文只能安慰老师:

“没事,老师,说不定这是上天给我最好的安排。”

挂完电话后,宋学文陷入深深的自责中。

他不想再把悲伤间接转移到朋友身上。

一晃,宋学文21岁了,内心的孤独感与日俱增。

他很想找个知心人说话。

但又害怕打扰到别人。

怎么办?于是他在电话上随意拨了个号码。

意外的是,电话居然通了。

那是1998年12月24日,凌晨五点。

一句温柔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:

“喂,你找谁呀?”

电话这头的宋学文激动地说不出话。

他胡乱地自报家门,同时大脑飞速运转,随便找了个理由:

“今天是我生日,21年前的我降临到这个世界。但是现在没人祝福我。我很孤单,想找个人聊聊天。”

“哦,是这样啊,那我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女孩的善解人意出乎宋学文的意料。

他第一次感到,自己黑暗的人生像被投射进了阳光。

而女生的名字,恰好就叫杨光。

在宋学文的《生死链》里,他这样描述杨光:

“女孩的出现,就像一场及时雨。不仅滋润了我空虚干枯的灵魂,而且让我即将万念俱灰的心,仿佛又看到了希望。我感到了生活的美好,有了生存的希望,自杀的念头又被我抛到脑后。”

有了希望,宋学文每天早早起床。

把自己梳洗干净,安静地等待着电话响起。

而杨光也像是心有灵犀,从未让宋学文失望。

宋学文爱上了杨光。

他极力将自己表现得像个正常人,和她谈天说地,畅所欲言。

可没想到,杨光还是觉察到了不同。

她问宋学文,“你是不是残疾人?”

宋学文脑袋突然一片空白,他极力掩饰:

“不会不会,我怎么会是残疾人。”

“是不是残疾人无所谓,如果你是残疾人,说不定我还会喜欢上你呢。”

宋学文又惊又喜。

同时感到恐慌。

他害怕杨光看到真实的自己会产生厌恶之情。

更怕她转身离开,一走了之。

没想到,杨光辞掉了工作。

来到吉林找他。

在带宋学文去北京复查的火车上,杨光郑重而严肃地对他说:

“从我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开始,就意味着我们的命运会连在一起。”

宋学文内心“咯噔”一下,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可同时,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04

命运抗争

压力之一,就是周围的流言蜚语。

是呀,一个是面容姣好的少女,一个是四肢不全的残疾人。

图他什么呢?

“这个残疾人特有钱?”

“他特有才华?”

“还是有地位?”

更有很多人怀疑杨光被宋学文骗了。

就连杨光的母亲说:

“女儿,你可想好了,以后能不能对得起他。别到时坑了人家。”

杨光思索良久,决定还是嫁给宋学文。

从见到宋学文的第一眼开始,她就决定要照顾他,一生一世。

2006年9月,宋学文在老家举办了婚礼。

在众人的见证下,他们喝下了交杯酒。

从此,风雨无阻,白头到老。

这个爱他如命的女子,曾陪着他四处诉讼维权。

还鼓励他将自己的经历写成自传小说。

2000年时,宋学文得到吉化集团48万元的赔偿。

扣除维权、诉讼、安装假肢的费用后,宋学文只剩8000多元。

可他依然满足。

2003年,宋学文的自传小说《生死链》出版。

2008年,他们开了家幼儿园。

在开办幼儿园期间,有华裔导演看中宋学文的自传小说。

邀请他作主演,参演电影《站起来》。

维权,出书,拍电影。

宋学文做了很多年轻时不敢做的事。

他感到无比充实。

更可喜的是,2015年,妻子杨光怀孕了!

宋学文怎么也想不到,当初被判定无生育能力的他,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
并且一切正常。

但好景不长。

后来,宋学文的幼儿园很难再支撑下去,并且负债已达30多万。

身上的担子日益沉重,必须要另谋出路。

他卖过大米。

向自己的命运抗争着。

然而,当年的核辐射还是没放过他。

2017年,宋学文出现了咳血的症状。

来到北京307医院后,他又被检查出肝硬化、糖尿病、放射性白内障.....

待了一个星期后,宋学文就回到吉林。

因为全身做复查,需要5万元。宋学文拿不出。

2018年,他在朋友的帮助下,开了家网店卖大米。

舀米;

封袋。

别人几个小时能干完的活,他却要干上一天一夜。

不仅累,网店的生意也不好。

可宋学文不这样看。

“赚多少是其次,真正的意义在于我能赚钱,我能为家人分担。”

2018年11月,他开始带领施工队干些小工程。

这就是宋学文。

永远积极。

永远乐观。

哪怕只有绵薄之力,也要把它拼尽。

05

没有后悔药

宋学文曾说:

“世界上没有两种药,一个是治核辐射的药,一个是后悔药。”

一语成谶。

2019年4月23日,宋学文突然吐血。

被工友送到医院抢救。

可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宋学文的内脏早已被核辐射侵蚀得残缺不堪。

回天乏力。

就这样,宋学文没来得及见上妻儿最后一面,就离开了人世。

如果当初他没捡到那条金属链。

现在他,该是一个疼爱妻子的丈夫。

陪儿子长大的父亲。

可正如他所说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核辐射,这个听起来距离我们很远的词汇,夺走了他的生命。

核辐射真的离我们远吗?

2014年5月7日,南京市中石化第五建设公司也发生一起放射源铱-192丢失事件。

在进行探伤作业期间,4名工作人员违规操作,丢失了放射源。

工人王某无意间看到,以为是钥匙链,就装在上衣口袋带回了家。

可能觉得没什么用,他又把放射源丢在自己院子的垃圾桶里。

之后,王某看到电视上铺天盖地都是警方搜索放射源的消息。

他害怕了。

于是又将它丢弃在单位的草丛里。

警方搜索3天,终于找到了放射源。

庆幸的是,这条放射源经历了两个半衰期,属于二类放射源的下限。

距离它35米以外,都不会有大问题。

王某虽受到辐射,去医院检查后也并无大碍。

可这样幸运的几率,不是每次都有。

1986年,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因工人操作错误,发生核爆炸。

造成31人死亡,233人受到严重的放射性损伤,财政损失达35亿。

至今仍是无人踏足的恐怖地带。

2011年3月,日本地震引发海啸,距离震中不远的福岛核电站遭到破坏。

设施爆炸,造成严重的核辐射和核污染。

严重威胁日本本土和中国等周边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。

事故发生后,核危害还在持续。

后续处理的核废水,以每天140吨、每周一座储水罐的速度递增。

到2022年9月,这些储水罐即将达到极限。

更要命的是,日本政府为了解决这个“烫手山芋”,于2021年4月13日正式决定:

将这些核废水倒入海中稀释掉!

到时,核废水中的放射性物质通过海洋生物,再汇集到人类体内.....

后果不堪设想。

日本政府的不负责任,应遭到全人类的抵制。

严格说,任何核事故都是人祸。

核技术并非自然地存在,而是人类自己打开的“潘多拉之盒”。

二战至今,人类都生活在核阴影之下。

人生如此美好,却无辜横遭无尽的苦痛。

这是阳光、帅气的宋学文一生的写照。

如果没有反思,没有警醒,每一个普通人,随时都可能成为“宋学文”。


527
相关阅读
template 'mobile_v5/common/wake'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